媒體關注_Ag环亚游戏
English求職者

新聞動態

经济参考报 中国一拖:累計生産355余万台拖拉机和270余万台動力機械

發布時間:2019-09-24 文章來源: 閱讀次數:

   1958年,中国首台自主生产的履带式拖拉机“东方红”问世,拉开了中国农机工业化序幕。如今,“东方红”已然成为中国農業機械化的代名词。60多年来,作爲共和国农机制造行业“长子”的中国一拖,不断改革创新,从精研传统农机到发力智能制造,在助推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同时,一輛輛“东方红”驶出国门,开始在更远的世界耕耘。

   

   日出東方:

   開啓中國“耕地不用牛”的時代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20世紀50年代初,成立不久的新中國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爲了更快更好地解決群衆的吃飯問題,我國決定建設自己的農機工業,開啓農業現代化之路。

   1954年1月,新中國第一個拖拉機制造廠定址古都洛陽。1955年10月1日,這座肩負使命的現代化重型工廠在原隋炀帝皇家禦苑裏動工。

   當一根根鋼樁打進這片厚重古老的土地時,人口尚不足十萬的小城洛陽,收到了來自祖國四面八方的祝福和慰問。2600多封慰問信中的感人話語,鼓勵著一批又一批建設大軍揮灑汗水、忘我工作。

   懷揣新中國拖拉機夢的一批海外赤子回來了,數萬名知識分子和工人群衆組成的建設隊伍也來了。數年間,荒地變工地,一片熱火朝天,硬生生建起一座“十裏紅拖城”。

   1958年6月30日,煉出第一爐鐵水;7月5日,造出第一批鍛件;7月8日,生産出第一台燃油泵;7月13日,生産出第一台柴油發動機……

   一位一拖人記錄下當時艱苦創業的狀態:“揮鐵錘,熱汗流,我爲祖國造鐵牛。三山五嶽擡頭看,黃河長江喊加油……”

   很快,第一台國産拖拉機即將誕生,叫什麽名字呢?“鐵牛”、“龍門”、“白馬”陸續被提出,又被一一否定。直到有人受陝北民歌《東方紅》啓發提出叫“東方紅”時,所有人眼前一亮,“這個名字好”。當時援建一拖的蘇聯專家列布科夫曾在信裏寫道:“東方紅,多好的名字呀,中國農民就要開著中國自己制造的拖拉機,去迎接太陽了。”

   終于,1958年7月20日,一輛車頭懸挂有毛主席畫像、戴著大紅花的拖拉機,在路兩旁衆多熱情而好奇的目光注視下,被敲鑼打鼓、揮舞彩旗的人們護送出了廠區。

   這台比預定時間提前一年生産出來的東方紅54型履带式拖拉机,是中国人自行制造的第一台拖拉机。由此,中国“耕地不用牛”的時代正式开启。正是这款拖拉机,在黑龙江北安二龙山农场服役时创造了31年无大修的纪录,被誉为“北大荒精神”的象征。

   1959年11月1日,新中國第一個拖拉機制造廠宣告建成。之後,一列列載著東方紅拖拉機的火車駛向廣袤的原野。在東北的黑土地上、在西北的雪山腳下、在中原大地、在秦川沃土,東方紅的身影越發熟悉而親切,甚至“開”上1元面值的人民幣,成爲家喻戶曉的“明星”。

   1999年,“東方紅”被認定爲中國馳名商標,結束了我國農機行業長期沒有中國馳名商標的曆史。2018年,中國一拖入選首批中國工業遺産保護名錄,成爲人類文明和曆史發展的見證之一。

   原中國一拖副總工程師張文恺回憶一拖創業史時說:“東方紅不僅僅是一個品牌,它凝聚了全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代表了一種朝著目標執著前行,面對困難堅守使命的精神力量。”

   

   柳暗花明:

   勠力改革化危機破困局

   “你們要記著,你們是中國第一啊!要出中國第一的産品,育中國第一的人才,創中國第一的業績!”國家領導人1959年視察一拖時的一番叮囑,烙在了一拖人的心上。

   作爲“共和國農機工業的長子”,“出第一的産品,育第一的人才,創第一的業績”這三個第一,便成爲中國一拖的核心價值觀和文化基因。

   一輛輛“東方紅”從洛陽被發走,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從“面朝黃土背朝天”中解放出來。據不完全統計,東方紅拖拉機在計劃經濟時期完成了中國60%以上機耕地作業。

   1980年這一年,中國一拖創造了1959年以來的最高紀錄——生産、銷售履帶拖拉機24000多台。然而,一拖人臉上的笑意並未持續多久。

   隨著農村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全面施行,廣袤的原野被分成了小塊兒的“面條田”。鎮江、邢台等地舉辦的全國大型農機訂貨會格外冷清。“老黃牛重返戰場,小毛驢趾高氣揚,拖拉機離職休養”的順口溜傳播開來,形勢十分嚴峻。

   此時的一拖,遭遇市場經濟的大浪,顛簸得有些迷茫。1981年,中國一拖先後派出了500多人的調研大軍,奔赴東北、西北、兩湖、兩廣等15個省、106個縣,帶回了農民用戶的意見:你們不能光生産“大家夥”,那在我們這些小片地上轉不開,你們咋不造小點的,最好能相當于1頭牛的價錢,但有8頭牛的力氣,又會犁地又能跑運輸。

   按照反饋信息,中國一拖迅速研制出符合農民需求的東方紅15馬力拖拉機,並在1983年底形成了1萬台的生産能力,帶動中國農機工業走出了低谷。此後,東方紅小四輪成爲不少農民小康家庭的標配。

   嘗到市場經濟的甜頭之後,一拖人開始探索産品多元化發展。東方ZA91型加重自行車、東方紅665越野汽車、東方紅4125A柴油機、菲亞特100-90T拖拉機、BW141AD和BW217D全液壓震動壓路機等一批新産品先後研發試制。

   其中,以上世紀80年代初引进的意大利菲亚特大轮拖最具代表性。作爲承担消化该款产品技术任务、肩负装备我国农业现代化使命的国有企业,尽管短期内看不到回报,中国一拖坚持用小轮拖的收益来支持大轮拖研发。一拖人坚信,在世界农机装备大型化、多功能化、智能高效化的大趋势下,大轮拖也将是我国的必然选择。

   功夫不負有心人,東方紅大輪拖成爲我國改革開放之初從歐美引進大馬力拖拉機的衆多項目中唯一成功的,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大輪拖技術從此被一拖人掌握。

   多元化戰略下的中國一拖,先後兼並了江蘇清江拖拉機廠、信陽柴油機廠、許昌通用機械廠、鄭州煤機廠等企業。但市場無情,受制于各種因素影響,進入20世紀90年代的一拖業績下滑明顯。

   1994年,中國一拖建廠以來首次虧損。面對困局,“73111工程”這個七年發展規劃被制定出來。幾經沈浮,1997年中國一拖以43.3億元的銷售收入再達高峰,同時在香港上市,成爲中國農機企業中當時唯一的上市公司。但之後多年,企業一直徘徊在虧損邊緣。

   2001年,根据美国科尔尼管理顾问公司这个“外脑”的建议,一拖人提出了“三分四层”的发展战略。所谓“三分”是指“分兵突围,分块搞活,分兵挺进”;所谓“四层”是指四个层次,即将農業機械、工程机械、動力機械三大板块做大做强,将零部件专业厂做精做专,把和主业关联度不大的生产单位综合治理,积极探索国际合作和资本运作。

   改革的力量逐漸顯現,2002年全廠扭虧,2003年實現盈利,當年銷售收入達到47億元,再創曆史紀錄。

   

   長風破浪:

   到世界田野上耕耘

   創新不易,但收益不小。2003年,經過多年來對意大利菲亞特大輪拖技術的消化吸收,中國一拖推出了80-100馬力的東方紅大輪拖系列産品,第二年就賣出1.2萬台,成爲搶手貨。

   國際市場也漸次打開。2003年,中國一拖一次性出口委內瑞拉530台,成爲當時國內最大的一筆大輪拖出口訂單。此後,我國大中型輪拖的出口紀錄不斷被刷新。2006年實現銷售收入102億元的中國一拖,一舉實現“百億夢”。

   随着農業機械化进程加快,国内大农场对200马力以上重型拖拉机需求增长。但由于技术垄断,我国在该马力段长期依赖进口拖拉机。2007年开始,中国一拖与国际知名研發機構合作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动力换挡重型拖拉机。2008年,中国一拖重组进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站上更高的平台参与全球市场协作。2010年9月底,东方红动力换挡拖拉机下线,打破了国际农机巨头对200马力以上拖拉机的垄断。

   “我們掌握了動力換擋技術,一方面打破了國外的技術壟斷,另一方面,利用國內制造成本技術方面的優勢,可以到國外市場同台競技,提高産品的海外市場占有率。”中國一拖集團有限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王東青說。

   2011年,中國一拖收購位于法國的McCormick工廠,成爲新中國農機企業收購世界級農機企業的首例。2015年,中國一拖與白俄羅斯明斯克拖拉機廠合作建立研發中心和生産基地。

   中國一拖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介紹道:“以塞爾維亞爲基地,中國一拖借助參加各類展會,已在中東歐形成較高的品牌知名度,爲搶灘布局更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奠定了良好基礎。”

   近年來,中國一拖不斷加快國際化步伐,其“YTO”商标作爲品牌标志已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注册。同时,一拖人认识到,国际化不仅是推销产品,而是在全球市场价值链中获得综合竞争优势。推进由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由传统制造业向现代制造服务业转型,成为共识。

   “2014年,中國一拖首款商品化動力換擋拖拉機上市,直接迫使進口産品大幅降價30%以上。”中國一拖相關負責人說。

   創新永無止境。2016年4月,拖拉機動力系統國家重點實驗室在中國一拖挂牌成立。當年10月,中國一拖發布了我國首台無人駕駛拖拉機。2018年10月,中國一拖自主研發的國內首款無駕駛室的純電動拖拉機——“超級拖拉機1號”亮相。2019年6月,中國一拖牽頭組建的河南省智能農機創新中心升級爲國家農機裝備創新中心,成爲農機領域唯一的國家級制造業創新中心。

   如今,面對國內農機市場的低迷,行業企業的壓力陡增。中國一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黎曉煜表示,今後,中國一拖將持續提升核心競爭優勢,通過改革蹚出一條走向高質量發展的道路。

   累計生産355余万台拖拉机和270余万台動力機械的中国一拖,尽管历经曲折,始终引领着中国農業機械化的发展和升级。

   一曲“東方紅”,正在更廣的世界唱響。